認主兒的遺產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  • 来源:最新浮力影院地扯公布_最新国产片_最新国自产拍短视频

  清朝中葉,大名府李傢莊有個秀才叫李懷林,預備次日參加鄉試。不料頭天晚上傢中失火,燒光瞭房屋,把他父親也燒死瞭,剩下他和母親閆氏。

  李懷林時年二十歲,功名未就,傢破人亡。族長發瞭話,要李懷林的堂哥李懷柱接納他母子二人入住傢中。

  李懷柱種地為生,好賭如命,膝下隻有一個女兒,除瞭祖上留下五間房屋,人丁並不興旺,他不敢違抗族長之言,也不想白白養活閆氏母子,就騰出瞭兩間雜屋給閆氏母子居住,要他們走側門進出,單獨生活。

  李懷林決定挑起重振傢業的重任,更加發奮讀書,期望來年參加鄉試成就功名,為以後參加殿試打下基礎。然而,每天開門七件事,柴米油鹽醬醋茶,都是要錢買的。開始時,閆氏母子靠鄉親們接濟,尚能清粥野菜地度日,時間長瞭,接濟的人少瞭,他們就常吃瞭上頓愁下頓。

  這一晚,李懷林對著竹林長籲短嘆。一陣風吹過,竹林裡一道白光閃現,李懷林以為是自己餓得眼睛發花所致,他定神細看,竹林深處真的發出閃閃的白光。莫非是瑩火蟲的窩?李懷林猛然想起有白光的地下可能埋著銀子,頓時激動得熱淚盈眶。

  夜深後,李懷林拿著一把鋤頭,掌著馬口燈,輕手輕腳地摸進瞭竹林。走瞭十幾步後,他就感到腳下踩著什麼硬東西,就彎腰撥開落葉細尋,嘩,是殘破的銅錢,有幾枚呢!他連忙撿起來。走瞭幾步後,腳下又踩到銅錢,這太不可思議瞭,但是他不管那麼多,撿到手裡就是瞭。

  等走到竹林深處,馬口燈的油隻剩三分之二瞭,李懷林抓緊時間挖倒幾棵竹子,然後挖地。大約挖瞭一米深,鋤頭就磕到瞭硬物,李懷林細看,是瓦缸!看樣子,瓦缸並不小,是農村用來醃榨菜的那種大缸,直徑約有一米。李懷林劃開瓦缸上的油紙,閉上眼睛麻著膽子往裡摸,手觸到硬物瞭,他掏出來一看,呀,真是銀元寶啊!李懷林興奮得腿一下軟瞭,看看燈快沒油瞭,他趕緊又掏瞭二十幾個銀元寶出來,用土把瓦缸蓋上。

  第二日天剛有魚肚白時,李懷林趕緊去把頭晚挖倒的幾根竹子拖出來,唯恐堂哥李懷柱一傢人看到瞭“寶地”。一大早,閆氏就趕街市去瞭,她兌零瞭一個銀元寶,買瞭油米菜和香燭紙等雜物回來瞭,進傢時正好被李懷柱看到。閆氏趕快掩飾說:“我把個銀手鐲當瞭,才買瞭這些物件。”李懷柱一邊聽,一邊隨閆氏走到屋後來,他看到瞭那幾根竹子,就問砍竹子幹什麼?閆氏說:“編洗菜的篾籮,洗衣的竹籃。”李懷柱哦瞭一聲,沒再問什麼。

  唉,沒想到寄人籬下,還能挖到銀元寶,李懷林又喜又憂。他問母親閆氏怎麼辦?閆氏說:“咱們今晚把銀元寶全部取出,明天就到街上租個房住,你安心讀書備考,省得在這看人傢眼色過日子。”李懷林想瞭一陣說:“娘,你是婦人之見,那缸銀子最近不可再動,我們仍舊儉樸過日子。我們就是再有錢,也不要離開這裡,我們要守到最後!地下的銀子肯定是太爺爺留下的遺產,不能讓李懷柱這個賭鬼知道,更不能讓他敗光!”

  閆氏聽瞭,覺得兒子說的句句在理,轉而一想,也許祖宗埋下的不隻這一瓦缸銀子呢?反正李懷柱隻有一個女兒,我們就好好地活著,等他倆口子百年之後,這竹林下的寶貝就全歸我和兒子瞭!

  竹林下的祖先遺產給瞭閆氏母子無窮的希望,李懷林更是認為這是祖宗的在天之靈在保佑他,是祖宗希望他重振李傢門楣。

  李懷柱雖然那天對閆氏母子有些生疑,但終究沒發現什麼不對頭的事情,就不再到後面雜屋裡來瞭。他白天種地,夜裡去玩“馬古”,即一種比大小點子的賭局。神仙久賭也會輸,這一晚,李懷柱輸得隻穿一條短褲回來不說,還得把妙齡的女兒輸給一個年老的賭徒做小妾。

  天亮後,李懷柱的老婆眼見幾個惡狠狠的男子把女兒搶走瞭,一時想不開,就跳到村口的廢井裡尋瞭短路。

  看到女兒被搶走,老婆又死瞭,李懷柱方有瞭悔悟之心,決定賣房也要把女兒救回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