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陰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9
  • 来源:最新浮力影院地扯公布_最新国产片_最新国自产拍短视频

    民國元年的初秋,松花江畔的雁鳴鎮接連發生瞭幾樁怪事。
    這第一樁便是住在巷口的貞潔烈婦馬巧兒中瞭邪。馬巧兒有個毛病,就是嘴損,挖苦起人來不留情。
    這天,幾個鄉鄰正聚在街口閑聊,馬巧兒也湊瞭過來,她一開口就把大夥兒給震住瞭:“你們說,我這張破嘴凈損人,是不是該縫上?”
    接著,她真就取出針線揪起自己的嘴唇紮瞭起來!
    看那陣勢,絕非開玩笑。大夥登時慌瞭神,手忙腳亂去搶。已口唇流血的馬巧兒又跌坐在地,“啪啪啪”抽起瞭自己的嘴巴子:“馬巧兒,我讓你整日胡說八道見誰損誰,我讓你口無遮攔胡咧咧。使勁抽,抽爛你這張破嘴巴!”
    大夥兒覺察出瞭不對勁:“這是邪祟上身瞭,快去請張斜楞!”
    張斜楞名叫張炳發,平素總板著張臉不怎麼愛吱聲,因眼睛斜得厲害,街坊們就送瞭他這麼個綽號。當他匆匆趕來時,馬巧兒又抓起瞭納鞋底用的錐子。張斜楞抬腳就踹,冷臉哼道:“找根繩子,綁上!”
    聽到招呼,幾個小夥子一擁而上。誰想,這面剛捆住馬巧兒,就聽數丈遠處的藥鋪裡傳出一聲瘆人慘叫。張斜楞忙帶大夥兒快步奔去,隻見藥鋪的秦郎中已脫掉上衣,袒胸裸腹,抓起把手術刀要給自己開膛!
    緊要當口,張斜楞大吼:“都還愣著幹嗎?把他也綁起來!”
    平心而論,雁鳴鎮的父老鄉親都瞧不起秦郎中。早些年,秦郎中在縣城駐店行醫,貪心特重。就算同鄉上門瞧病,他照宰不誤,一包幹薑能賣出長白山參的價。
    比如去年年底,在江畔碼頭出大力的街坊趙天軒不慎摔斷瞭腿,就去找他瞧看。秦郎中搭手一摸,當即皺眉說道,脛骨骨折,弄不好會殘廢。其實,脛骨骨折沒啥大不瞭的,敷上接骨藥固定兩三個月,一般都能恢復如初。秦郎中之所以故弄玄虛,無非是想多要點銀子。
    哪知趙天軒信以為真,把近年攢的血汗錢全塞進瞭秦郎中的腰包。老話說:善惡終有報,不久前,東三省總督下令抓殺革命黨,聽聞秦郎中好像給革命黨人醫過傷,也不細查,先打瞭他個頭破血流,又一把火燒瞭他的鋪子。眼見走投無路,秦郎中隻得溜回雁鳴鎮,開起瞭不掛幌的藥鋪。
    那他為何要自殘?瞄著秦郎中滿肚子的血道子,眾人大惑不解,齊刷刷看向張斜楞。張斜楞的臉色則愈發陰沉:“鬼才知道他得罪瞭哪路神仙!”
    馬巧兒中邪,秦郎中自殘,這兩檔子離奇事尚未落幕,又一樁怪事上演瞭。
    在秦傢藥鋪外,長著一棵百年歪脖大槐樹。有個街坊捆完秦郎中要回傢,剛出門就撞上瞭掛在槐樹上上吊的木匠劉墨鬥。
    張斜楞箭步沖去,將劉墨鬥救瞭下來。這時,他才發現,劉墨鬥上吊用的並非麻繩,而是一條足有三尺長的劇毒花蛇!
    僅僅一怔,張斜楞抄起鐵鍬,硬生生砍斷瞭花蛇。接著,張斜楞下瞭命令:“給老子一並捆上!”
    短短片刻,三人中邪,這事頓如一陣風似的傳遍瞭雁鳴鎮。張斜楞稍作喘息,揚手摑瞭秦郎中兩個嘴巴子:“你當郎中這些年,害沒害死過人?”
    “沒有沒有。”秦郎中似乎清醒過來,連連搖頭道,“我承認我貪財,不是東西,可害命的事真不敢做啊。”
    “那你呢?說。”張斜楞又賞瞭劉墨鬥一記耳光。
    劉墨鬥哭喪著臉,腦袋也晃成瞭撥浪鼓。至於馬巧兒,盡管嘴損,但借她倆膽兒也不敢去殺人害命。
    悶頭琢磨半晌,張斜楞問馬巧兒:“這段日子,你那張沒把門的破嘴都損過誰?”